阿里巴巴執行副總裁曾鳴:區塊鏈創業是一場長跑

分類:快訊/來源:巴比特/2020-05-30 11:49:30/閱讀:

作者:曾鳴|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總裁、參謀長

來源:網易

 

我經常被人提問的是這個問題:區塊鏈能挑戰BAT嗎?

這是個錯誤的問題。在雅虎時代思考Facebook是毫無意義的。任何顛覆性的創新都是從邊緣開始的。淘寶早期只是邊緣人群用邊緣方法購買邊緣產品。要很多年的積累,才能挑戰主流市場和主流消費習慣。

其實像阿里也好,騰訊也好,百度也好,在區塊鏈上已經有足夠的布局。所以我們必須回答一個更本質的問題,就是區塊鏈本身是不是一個顛覆性的技術。

如果是足夠顛覆性的技術會出現像BAT這樣大噸量的領先企業。如果不是,就很難出現可以跟這個BAT等量齊驅的企業。

 

1、區塊鏈處在什么時期?

 

大家常常把現在的區塊鏈比作互聯網的早期。那么,我們先簡單地看一下互聯網的發展歷史

第一款獲得大規模應用的互聯網工具是瀏覽器。1993年發明,最早叫Mosiac,后改名Netscape,1995年8月上市,開啟了互聯網商業的第一次大爆發。瀏覽器極大地推動了互聯網內容和用戶的發展,因為用戶可以方便地瀏覽內容。

由于網上內容的大發展,1994年1月,楊致遠和David Filo建立了導航網站,Jerry and David's Guide to the World Wide Web,1995年改名yahoo.com,1996年4月IPO。Amazon1994年7月成立,1997年5月上市。Ebay 1995年9月成立,1998年9月上市。當然,同時期的大量上市公司很快就破產不見了,另一方面,Google 直到1998年9月才成立,2004年8月才上市。

今天的區塊鏈相當于互聯網的哪一年?

在快速改進的各種基礎設施和百花齊放的各種應用之間,至少還得兩三年的磨合,才能孕育出成功的大應用。

到目前為止,區塊鏈還沒有任何應用達到千萬或者上億用戶的。這應該是區塊鏈價值實現的一個基本標準。

從這個基本標準看,今天我們肯定還處于區塊鏈前商業期。大部分關于區塊鏈未來偉大前景的討論還只是猜想而已。

純粹個人直覺,今天的區塊鏈大概類似1990年左右的互聯網。

絕大多數的區塊鏈項目目前只有protocol(規則),這是非常弱的所謂“共識”。真正consensus(共識)的實現要困難得多。即使是consensus(共識),也遠遠不等于trust(信任)。現在區塊鏈能實現的,只是“記賬”的可信,還只是人對機器的相信,而不是人對人的相信。而記錄的真實性,僅僅只是信用的最低要求。區塊鏈最終要達到的高度,是人與人的信任,這才是最大的挑戰。

區塊鏈技術中,所謂的“智能合約”,在我看來,這只是機器智能的進步,只是能編程,然后自動執行而已。像以太坊一直在強調他們的“智能合約”,其實也只是實現了一種非常簡單的應用:眾籌。而真正的合約,制定和執行過程都是非常復雜的,很依靠人的智能。人類幾千年來的發展,合約的制定、法律的發展、道德的約束,是多方面長期共同作用的結果。

區塊鏈技術毫無疑問有著巨大的潛力。但它要創造真正的商業價值,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必須在核心領域有重大創新和突破。區塊鏈的春天還沒有來到。

 

2、我理解的區塊鏈本質

 

對區塊鏈的定義,還是維基百科的精煉和準確,很值得認真細讀:

所謂區塊鏈,是指一串累積不斷的記錄,一列記錄可以捆綁成為區塊,由密碼學方法相連并加密,故命名。

每一個區塊中通常內嵌前一個區塊的散列碼(密碼學術語,根據任何信息生成獨一無二的標準化編號)、時間戳、交割數據等信息。區塊鏈的設計天生不容數據篡改,作為“一種公開、分布式賬本,可以有效記錄雙方的交易行為,此記錄可以核實并永存”。

區塊鏈作為分布式賬本通常由P2P網絡共同管理維護,網絡中的每個機器都接受該鏈的密碼學協議,并且以此審核新區塊。一經記錄,任何區塊中的數據不可事后更改,若作變更,也必須同時訂正鏈中所有前置區塊,這一動作也需要網絡中多數參與方認同并且接受訂正結果。

區塊鏈的密碼學設計提供安全保障,是高容錯的分布式計算系統。區塊鏈技術可以實現去中心化共識,因而適用于事件記錄、醫療記錄等記錄存儲管理工作,如身份檔案、交易流程、出處證明、食物追溯、投票表決等。

綜合上述的定義,區塊鏈的討論中經常提到的核心概念有:

(1)Distributed Ledger:分布式賬本,不可更改,可追溯,全透明,這是通過加密算法實現的。確認和記賬是通過點對點的分布式網絡實現的。

(2)Protocol and Permissionless trust:由于任何交易的確認和記錄是通過事先大家一致認同的某種共識(protocol),通常是某種算法,來自動實現的,所以這樣的網絡的一個重要特征是不需要中心化的機構來背書這些記錄的真實性。這常常被稱為去中心化的信任機制 (permissionless trust)。

(3)Smart contract:智能合約。基于(2),由于去中心化的點對點的網絡,可以遵循某種共識,在沒有中心化機構背書的情況下,自動完成某些交易,從而大大減少交易成本,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這種特征被稱為智能合約。而由于點和點之間的互動規則,點的行為都可以被編程化,“智能”化可以發展的想象空間是巨大的。

點(1)是區塊鏈的技術特征,點(2,3)是區塊鏈的經濟學特征,是價值創造的基礎。這也是為什么區塊鏈會被稱為是生產關系的大革命。

區塊鏈讓點對點之間的交換和合作成本大幅下降,也就是“交易成本的下降”,這將極大地推動分工的進一步細化,從而帶動生產力的又一輪大發展。這是非常重要的基礎設施的技術革命。

我以前總結互聯網的本質是“聯”、“互”、“網”:“聯”是聯接,在線,PC互聯網時代的價值創造基本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互”是互動;移動互聯網充分利用了互動的價值;“網”是結網,用網絡協同來取代傳統的供應鏈的管理方法。 淘寶網在這方面是個初步演化的樣本。

而區塊鏈提供了“網狀協同”的底層技術支持,很可能會帶動網絡協同的進一步大發展。

區塊鏈的本質是什么?從商業創新和發展的角度,我認為,區塊鏈最本質的特征是建立了有一定共識基礎的,點對點的,協議/協同網絡。

目前對于區塊鏈的熱情,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對于以上可能性的想象和期待。大部分的討論沒有意識到往前走的挑戰有多大,真正的困難會在哪,下一步的努力方向是什么。

 

3、從共識到降低交易成本

 

全透明的賬本信息在整體商業信息中的價值占比是非常有限的。

區塊鏈技術能夠低成本地提供可信的全賬本記錄,在某些領域能提供很直接的價值。比如全供應鏈的記錄。但是整體上,影響業務決策的信息是海量的,賬本信息只是其中的基礎。僅僅記賬這點是無法撬動商業大變革的。

到目前為止,即使商業互聯網已經發展了二十多年了,大部分行業的業務在線化還僅僅開始。如果區塊鏈能夠帶動某個行業核心業務流程的全面在線化,那價值會大很多。

“客觀”的信息價值是非常有限的。信息透明不等于判斷一致。

很多人經常談到區塊鏈可以大幅降低信息不對稱。但是,即使信息對稱了,大家對于同樣的信息判斷往往也是不一樣的。而且信息越復雜,越是如此。而有價值的商業信息,很少是簡單信息,往往都是復雜信息,需要主觀/專業判斷。

甚至我們可以說,沒有所謂的“客觀”信息,信息都是主觀的。是人的判斷的不一致,帶來了最后決策的不一致。商業,在看得見的未來,還將很大程度上依賴人的創造力和判斷力。信息的透明和對稱,只是提高了判斷力的價值。

記錄的真實性僅僅只是“trust/信用”的最低要求。你相信一個人給你提供所有的資料都是真實的,到你相信他給了你所有該給的信息,到你相信他的相關能力(能力判斷),到你相信他不會害你,到你相信他會盡心盡力(動機判斷),每往前走一步,都是一個巨大的坎。

淘寶的發展過程中,信用的建設就是一個長期的巨大的挑戰。支付寶的建立,從擔保交易開始建立最基本的信任,然后通過廣泛參與的點對點的評價體系形成了對每一個賣家的基本信用評價(體現為賣家的星鉆冠體系),到長期的專業打假和反欺詐團隊,都是為了建立信任。

所以,區塊鏈技術本身目前能實現的共識,在推動社會協同方面的價值是非常有限的。

從簡單的共識到實質性地降低交易成本,需要真正的創新。這才是區塊鏈應用未來成功的關鍵。

 

4、如何理解Token?

 

比特幣的成功和礦工的獎勵機制的設計有直接的關系。所以需要通過利益機制的設計讓大家愿意主動合作。但這本身是個非常復雜的經濟學,管理學和心理學的難題, 同時還要考慮如何和區塊鏈的技術優勢結合。

如何理解Token呢?物質,能量和信息是這個世界最基礎的組成元素。信息的處理是人類社會發展的一條重要主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如何產生。

原始部落進行物資交換時,往往事先交換酋長,然后才能交易。交易后再釋放,所謂mutual hostage的機制。兩國交兵,不斬來使,也是為了基本的信息交換和信任建立。歷史上,各種制度的演化往往是個漫長的歷史過程。所以制度經濟學,例如諾斯的研究,都是西方資本主義制度在幾百年間的歷史演變。

今天,我們在做的是,在一個經濟生態還沒有誕生的時候,就需要把信任共識寫進程序,這是怎樣一件石破天驚的事情!

我們在設計自己的命運!

簡直就像我們有個CRISP的工具,試圖基因編碼一樣。就像人工智能在破解人腦上碰到的根本性挑戰一樣,區塊鏈在設計人類社會共同演化出來的經濟制度方面的挑戰也將是根本性的,革命性的。因為它直接面對的是人性。

只有在這個高度上理解Token,才能對我們面臨的歷史機會和挑戰有足夠的敬畏和真正的使命感。

 

5、“去中心化”是一種內生變量

 

Vitalik Buterin把去中心化分為三個層面來考慮:架構層面、決策層面和邏輯層面。

他認為區塊鏈在架構和決策層面是去中心化的,但在邏輯層面是中心化的。架構層面是去中心化的,或者更準確說是分布式的。而邏輯層面的中心化,指的是global ledger, 也就是統一數據庫,統一記賬。 這兩個判斷應該沒什么爭議。

但決策層面,我不認為區塊鏈就必然去中心化,而是在去中心化和中心化之間有很多的可能性。具體要看決策制定的規則是什么。這點后面再展開。

Vitalik Buterin進一步分析了大家經常提到的支持去中心化的三個原因:fault tolerance,attack resistance,and collusion resistance。更重要的是他指出了在哪些情況下,這三個原因可能不成立,以及相應的結論和對策。

這部分的討論充分表達了Vitalik Buterin個人的很多判斷,也可以推斷他下一步的行為,很值得細細咀嚼。前兩個偏技術,后一個偏人的行為,更難設計對策。事實上,Vitalik Buterin甚至放棄了對collusion的先驗的定義。

這已經是我看到的比較系統和冷靜的對去中心化的分析。

對于去中心化,我的態度比Vitalik Buterin更明確。雖然在系統架構層面,分布式是區塊鏈技術的起點,但從區塊鏈應用的角度,我強烈建議大家不要把“去中心化”當做區塊鏈項目的天然優勢,更不要把它當做該追求的理想,甚至變成一種價值觀。

去中心化只是某種制度安排, 一種需要系統考慮的內生變量。

我認為不能過分強調去中心化。無論是點對點,還是中心化都要解決大規模協同如何實現的問題。需要在具體場景系統思考各自的優缺點,這兩種機制甚至可能有很好的互補性,需要結合使用。

例如,很多人討論過使用區塊鏈的點對點的網絡來提供打車服務的優勢,但是原來由平臺提供的一些公共服務現在由誰來承擔?例如,針對可能發生的司機的惡性行為,誰來預防,發現,懲罰?這些關鍵問題不解決,點對點的網絡很難快速被接受。支付寶發展的早期,明確地提出,“你敢付,我敢陪”,這樣的公信力對于一個公共網絡的快速推廣有非常大的意義。

一個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社區,如何處理交易糾紛,甚至欺詐等惡意行為?如何決策?誰對什么問題可以有什么影響力?

這些問題細問下去會發現沒有絕對的去中心化,一定會有中心化決策的元素在其中,例如,共識如何形成,如何修改?基金會在社區的影響力,以及基金會本身的決策機制等。在某些區塊鏈項目中,創始團隊對于所謂的共識機制有直接修改的權利,這不就是中心化決策嘛!

 

6、下一步的挑戰

 

最早的部落經濟就是點對點的,完全去中心化的。但它為什么落后?是因為網絡過于稀疏, 沒有協同。農業經濟的核心是點,是以部落和鄉村為核心的,相對自給自足的模式,但是交換網絡的擴張,是促進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

工業經濟的核心是線,是流水線,供應鏈和科層制的公司管理構成的相對封閉的體系。工業經濟在局部(線的內部)有了更緊密的合作。互聯網開啟的是相對開放的網絡協同的時代。從PC互聯網到移動互聯網這種協同已經有了很大的發展。

而未來,物聯網和區塊鏈的結合,將極大地擴大網絡協同的邊界,更直接地建立在點對點的網絡結構上。

既然,區塊鏈最本質的特征是建立了有一定共識基礎的,點對點的,協議/協同網絡。區塊鏈下一步大發展的核心挑戰,恰恰是這樣的協同網絡在什么場景下可以創造最大的價值。

核心戰略問題依然是一個區塊鏈項目到底為什么客戶提供了什么重要的價值?也就是說這個協同網絡到底解決了什么問題?為什么比以前的解決方案好了很多?這個網絡的增長動力是什么,結構特征是什么?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問題。

區塊鏈提供了建設更強大的P2P協同網絡的技術基礎。但需要記住,P2P是手段,協同網絡的高效才是目的,整個網絡最終產生的價值才是關鍵。

區塊鏈整個生態還沒有確認為是一個能創造巨大價值的生態。拿互聯網對比,許多專家說,區塊鏈可能和這個互聯網發展的規律不太一樣,這一點我是認同的。但是我的結論就是區塊鏈第一浪的發展可能會挺快,但是區塊鏈第二浪的發展,可能會比大家想象得慢。

為什么說第二浪可能會慢很多?我剛才講到,區塊鏈下一步可能迎來三個領域的大發展。第一個領域可能發展會很快,就是記賬,global成本的大幅下降,使原來沒有在線的很多商業可以快速的上線,應該會很快。因為看得很清楚,沒有什么技術跟商業壁壘,只是一些必須要的組織轉型跟這個供應鏈遷移的這個時間。

這個可能會和大部分人的判斷,很不一樣。但是我自己最近這段時間的密集思考。覺得這個事情雖然這個潛力巨大,但這個挑戰的程度的確可能被大大低估了。

 

7、區塊鏈創業適合長跑者

 

在區塊鏈這樣一個大變革的早期,我覺得還談不上戰略,這個時候活下來是硬道理,就要真的是跟著快速多變的環境盡快地往前跑,這個時候體感是很重要的,這個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思考比較嚴謹的戰略。

但我覺得,這個階段真正影響一個企業或者一個組織未來能不能跑出來。最核心的因素是初心和愿景,也就是阿里講了特別多的使命、愿景、價值觀。就是你到底相不相信這個事情?你有多大的理想?你愿意為未來犧牲多大的短期利益?

這些都是最后決定輸贏的本質東西,有這些擔任不一定贏,但是沒有這些肯定走不遠。

所以重要的不是在狂歡的時候,能夠能夠跑得多快,更多地是在低谷的時候你堅持住。馬云有句話是講得很精彩:他一直很強調阿里阿里人必須是非常現實的理想主義者,一方面有理想才能走得遠,但是另外一方面你也必須非常非常的現實,真正面對當下的挑戰,你才能夠活得下來。

所以,區塊鏈創業中也同樣適合長跑的人。

區塊鏈作為這十年可能最重要的創新,是下一個大浪。一定會有大量的創業者前赴后繼,試圖找到創新點,突破口。最終一定會有人大成。

對于已經身在其中的創業者來說,意識到這是真正的長跑,很難一擊而中,現在所做的一切可能都是二次創業的一個積累,心態和節奏會好很多。而對于大多數正在第二浪中拼搏的創業者,如果目前企業的模式很清晰,發展空間還很巨大,那至少在未來兩三年不用擔心區塊鏈的沖擊。

再大的風浪也需要時間的積累。

利好 33
利空 70
AD:最全的虛擬貨幣交易平臺推薦,都是能直接訪問的網址哦~
比特幣家園
比特幣家園APP掃碼下載
官方APP
CopyRight ? 比特幣家園 www.dljett.com 蘇ICP備18045312號
二維碼
APP
一日本道在线不卡视频